您現在的位置: 中國板報網 >> 板報推薦 >> 板報 >> 正文

熱門手抄報專題:三愛三節手抄報 防溺水手抄報 讀書手抄報 我的中國夢手抄報 勤儉節約手抄報 節約用水手抄報 文明禮儀手抄報 保護環境手抄報 感恩手抄報 手抄報花邊  教師節手抄報 國慶節手抄報 反邪教手抄報 禁毒手抄報 交通安全手抄報 消防安全手抄報 圣誕節手抄報圖片 學習雷鋒手抄報 手抄報版面設計圖大全 手抄報邊框  秋天手抄報 更多...

一天收入超1.7億元 網紅張大奕也要赴美上市了
作者:中國板報網    來源:www.47162654.com    點擊數:    更新時間:2018/11/7

  網紅張大奕就要變成女企業家了。

  據“IPO早知道”獨家消息源,由中國時尚博主推出的在線時尚公司如涵控股計劃2019年赴美IPO,預計募資1億-2億美元。

  天眼查顯示,“杭州如涵控股股份有限公司”注冊于2001年。2016年,如涵控股順利掛牌新三板,被稱為“中國網紅電商第一股”。同年,阿里巴巴3億入股,公司估值暴漲15倍。

  今年初,如涵控股發公告表示,已申請終止掛牌。原因是,“為配合公司未來發展及戰略規劃的需要”。而今,將要沖刺納斯達克了。

  如涵是最早一批網紅帶貨公司。2014年,張大奕和馮敏合開了淘寶店,僅一年時間摘得了銷量冠軍。2016年的淘寶直播節上,張大奕兩小時帶動2000萬的成交額,刷新通過淘寶直播間引導的銷量記錄。2017年雙11當天,張大奕的銷售額突破了1.7億元。

  網紅帶貨的成績單令人咋舌,但背后折射出消費者喜好、審美等的變化。縱觀國內服飾行業,新潮品牌不斷崛起,國產老牌不斷轉型自救:海瀾之家加速開店、太平鳥“逆生長”、綾致時裝不斷數字化轉型,開啟新零售。。。。。。而班尼路逐漸被遺忘、以純“不見”,服飾行業逐漸分化。

  無綾致,不商場

  1997年,丹麥服裝零售品牌Bestseller公司的員工王沛德和丹飛來到中國創建了綾致時裝,并陸續將旗下品牌Only、Vero Moda、Jack&Jones和Selected等引入中國市場。在當時來說,大都可謂是“輕奢”品牌。

  彼時,美邦、森馬體量還很小,優衣庫、H&M、Zara等品牌還未進入中國,綾致旗下幾大品牌迅速席卷各大商城。甚至還有“無綾致,不商場”一說。

  但2006年后,ZARA等眾多快時尚品牌崛起,歐式風格和性價比無任何優勢,加上山寨較多,綾致的定位變得越來越尷尬。

  服裝是電商沖擊最大的實體零售行業之一,擁抱和轉型都迫在眉睫。2014年,綾致宣布關閉月銷售額低于10萬元的門店,開始了“新零售之路”,打通線上線下,開始全渠道、數字化運營。

  2017年雙11當天,綾致集團單日銷量突破10億。其在線下導入了大量訂單、客流,包括門店自提、門店發貨在內的全渠道成交額達到去年全天的173%。21年,綾致時裝見證了國內服裝零售業的起起落落。

  另外,在A股上市一年半的太平鳥,也突飛猛進發展。雖然1995年成立的它名字里充滿了上一代塵土氣質,但是在經歷6年時間的深度轉型后,可塑性越來越強。旗下年輕時尚品牌樂町,風格受到了女性市場的熱烈歡迎,尤其是90后一代;而男裝EACEBIRD MEN無論是設計還是風格上都展現了當下年輕有態度的形象。

  同時,太平鳥喜歡品牌跨界合作:推出與國際知名設計師的合作款、娛樂明星系列產品、百事合作款等品牌聯名系列,并聘請明星代言,增加話題量和曝光度。自從與天貓達成協議,雙方計劃在品牌建設、大數據賦能、消費者運營和線上線下全渠道融合等領域開展戰略合作。太平鳥已經立下了目標:在2020年前實現線上銷售額過百億,整體銷售額達200億。

  不一樣的“海瀾之家”

  可以說海瀾之家一直想做好“男人的衣柜”,在眾多服飾關閉減少實體店的時候,它卻在瘋狂的開店。

  2017年,公司實體門店數量總計5792家,其中“海瀾之家”品牌4503家,“愛居兔”品牌1050家,其他品牌239家。另外,主品牌“海瀾之家”率先在馬來西亞開出6家門店,為品牌國際化擴張打下基礎。

  自從換了林更新代言,海瀾之家的形象就開始不一樣了。除了引進眾多知名設計師外,為了擴大在年輕人群中的影響力,2014年起,海瀾之家相繼贊助了《奔跑吧兄弟》、《最強大腦》、《非誠勿擾》、《蒙面唱將》、《單身戰爭》以及優酷播出的《火星情報局》等知名綜藝節目,同時每年提高在互聯網視頻、電影院、地鐵、高鐵的廣告投放金額。

  發力主營男裝業務外,海瀾之家也延伸到女裝并開始涉足童裝。目前,海瀾之家背后的海瀾集團旗下一共有7個服裝品牌,包括時尚女裝品牌“愛居兔”、平價男裝品牌“百衣百順”、商務裝定制品牌“圣凱諾”、輕時尚男裝品牌“HLAJeans”、商務男裝品牌“AEX”、職場女裝品牌“OVV”。還值得一提的是,瀾之家還推出了性冷淡的家居線——海瀾優選生活館。

  在進軍其他業務時,海瀾之家也用了最簡單粗暴的辦法——投資入股。無論是收購英氏嬰童還是入股UR,海瀾之家都是通過海瀾投資這家公司。

  其實,2007年,海瀾集團成立了專門負責私募股權投資的公司——江陰海瀾投資管理有限公司,主要關注銀行、證券等金融企業,資源型企業,新能源、環保、節能型企業,行業龍頭企業等。據官網介紹,從2000年至今,海瀾集團對外投資了30多個項目。

  今年2月初,騰訊還25億入股海瀾之家。同時,成立了100億的產業投資基金。據悉,該產業投資基金將圍繞海瀾之家股份有限公司戰略發展方針,對服裝相關產業鏈,優秀服裝服飾品牌,服裝制造等公司進行投資,目標規模擬定為人民幣100億元。

  據海瀾之家第三季度財報顯示,實現營業收入130.4億元,同比上漲4.53%,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達26.28億元,同比上漲4.66%。

  被遺忘的班尼路們

  李寧曾經在采訪中說過,轉型失敗比虧損更有壓力。既有成功煥新生的品牌,自然也有失敗的企業。

  班尼路的消失已不是什么新鮮事了。近幾年,曾是青春時尚代名詞的美特斯邦威、森馬、以純等品牌很少在一二線城市商圈看見。

  而班尼路是其中發展最“慘”的一個。

  劉德華、王菲曾為班尼路代言過,最繁盛的時期全國門店高達4404家(截止2012年3月)。2002年,優衣庫剛剛進入中國,還被當時如日中天的班尼路和佐丹奴打得落花流水,2005年甚至在北京市場出現持續虧損,關門大吉。

  班尼路還曾經出現在郭敬明的小說里——“我念初二了。我有了第一雙LINING的運動鞋。我開始覺得佐丹奴和班尼路是名牌的衣服。那個時候還沒有美特斯邦威也沒有森馬。曾經用存了很久的零花錢,買了一件佐丹奴98塊的背心。在同樣的這一年里,我發表了一首很短很短的詩歌在雜志上。”《你的一生如此漫長》

  然而隨著國外大量快時尚品牌的涌入,班尼路陷入了內外夾擊的狀態。由于庫存積壓太多、設計投入不足、價格過于低廉喪失品牌價值等原因,6年來班尼路關店3000家。

  其母公司德永佳集團的日子也并不好過,據其2018年年報,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3月31日,德永佳制衣業務聯營公司收入減少57.6%至3.13億港元。由于工資成本上漲,該公司已經關閉了中國內地的廠房。

  可以說,班尼路已經在大眾的視線里消失了。

  美特斯邦威的頹勢也看得見,它也做過許多努力和嘗試:采用多品牌策略(高端線Me& City、線上品牌 AMPM 以及大眾品牌Meters/bonwe );推出O2O服飾購物平臺邦購網和有范。

  周杰倫、張韶涵、潘瑋柏到如今的李易峰;從美劇《越獄》到連續冠名第三季《奇葩說》,美邦使勁了渾身解數卻仍然沒能扭轉局面。曾經盈利10億,而去年全年虧損3.06億元。雖然一直試圖多元化發展轉型,但也掩蓋不了背后虧損的尷尬。

  “異軍突起”的國潮

  在前不久的2019春夏紐約時裝周上,“老干媽”因一件與全球知名潮流買手店Opening Ceremony合作的LOGO衛衣,被譽為“土味時尚”的代表作燃爆紐約。眾多網友表示很期待,要買買買。

  除了老干媽以外,云南白藥、頤和園、康師傅涵養泉等品牌,作為時裝周國潮快閃店的品牌,紛紛推出了帶帽衛衣、圓領衛衣等潮流單品。

  近年來,潮牌消費持續保持兩位數增長趨勢,2011年全球潮牌市場規模600億美金,2017年到達2000多億美金。很多預測都認為,潮牌的背后是下一個萬億級市場。

  在眾多年輕人眼中,雖然Adidas、LV、GUCCl等傳統大牌及奢侈品牌仍在購買范圍內,但附加了態度和精神表達的潮牌,正越來越受到歡迎,潮牌似乎成為中國年輕人時尚消費的新寵。

  根據Nielsen報告用戶大數據分析,2017年潮牌消費增速是非潮牌的3.7倍,增長速度達到62%,而非潮牌消費增速是17%。

  拉動潮牌消費的主要群體,主要是95后、00后為主的年輕人群體。根據CBNData《2017網絡時尚消費趨勢報告》顯示,“潮牌”的偏好顯示了年語文手抄報輕人群追求個性化以及新鮮感的心態,尤其是“潮牌”,年齡越小對“潮牌”的偏好度越高,95后和00后對“潮牌”的偏好尤其顯著。

  知曉了年輕人的心思,大牌也有很多動作:如LV和Supreme的跨界聯名合作、Givenchy與日本潮牌Rottweiler聯系發布了狗頭T恤和衛衣、Gucci也玩起了街頭涂鴉和繁復的動物圖騰等等。

  盈動資本創始合伙人大象曾在國際電子商務博覽會上表示:“服飾本來是非標品的東西,大家有個性化需求的出現,它的差異性已經不是像過去那樣,用一個很粗顆粒度的方式就可以區分清楚的商品。對于很多新興人群來講,他們其實更想追求一些相對比較長尾,共性沒有那么強,但是又可以滿足他的消費欲望的東西。”

  在青山資本看來,潮牌市場的發展靠的是現象級的爆發,持續打造爆款能力就極為關鍵,即偶發的爆款能力并不意味著品牌的長期可發展。資本方會更看重持續復制爆款的能力,亦或是否掌握了某些爆款內核的東西。

  不過,潮牌自入市即是小眾文化的代表,小眾意味著并不具備規模化商業的基礎,而一旦某潮牌在現象級爆款出現之后選擇規模化發展,也就意味著失去原有核心(小眾)群體的價值認同。這也意味著,潮牌通過細分切入市場,引爆后走大眾化的這條路,其實與潮牌在基因上本就是硬幣的兩個面。

  “沒有疲軟的市場,只有疲軟的產品。”每個品牌都需要找到適合自身的路徑。

(文章來源:投資界)

一天收入超1.7億元 網紅張大奕也要赴美上市了

黑板報



茅臺跌停究竟是如何發生的?

高鐵“霸座姐”進黑名單 將限制乘坐所…

不到兩年40億資金涌入!便利店C位逆襲…

徐翔獄中大賺一筆?長油重回A股 退市前…

增加收入 不妨試試這幾個方法
 - 申請鏈接 - 聯系我們 - 網站地圖 - 版權申明 -
經營許可證編號:閩ICP備14012613號-5  
本站關鍵字: 黑板報版面設計,黑板報圖片下載,手抄報版面設計,法制手抄報,手抄報圖片設計

海南飞鱼可以胆拖吗